主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主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四杨乃武与小白菜-【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04:06 阅读: 来源:主板厂家

被称为清末四大奇案之一的“杨乃武与小白菜”在当时闹得朝野耸动、家喻户晓。案情牵扯到的朝廷官员从知县到封疆大吏,最后,居然连老佛爷都出面 了。本来,这件案子是件冤案,并且已成定案,但由于家人不断上告,又加上朝廷政治斗争的机遇,杨乃武、小白菜最后居然得以昭雪。两个小人物杨乃武、小白菜 却牵出了当时的官场政治斗争,称其为奇案的原因也大概如斯吧。

1.冤案初成

同治11年(1872年)10月11 日一大早上,就有浙江余杭县县令刘锡彤接到了一份报案。报案人称自己的儿子死掉了,并且死状很怪。刘锡彤听说出了命案,赶紧带领仵作前往验尸。死者名叫葛 品连,当时他的尸体已经膨胀,上身淡青色,肉色红紫,仵作辨认不真,就把手指脚趾灰暗色认作青黑色;口鼻里血水流入两耳认做七窍流血;用银针探入喉管是淡 青色认作青黑色;银针抽出时,并未用皂角水擦洗即认作服毒。

就在这时,一个懂得一点医道叫陈湖的秀才来县衙给人看病,得知有了命案,他就和刘锡彤说了这样一番话,外面早就有传言说杨乃武与小白菜有私情,现在葛品连暴死,内中恐有别情。

他的这一番话涉及了两个人,而这两个人就是后来此冤案的男女主角。杨乃武,字书勋,又字子钊,排行老二,浙江余杭人。二十多岁考取了秀才,三十出头又中 了举人,令街坊邻里羡慕不已。杨乃武性情耿直,平日看到地方上不平之事,总是好管多说,伸张正义,又常把官绅勾结、欺压百姓等事编成歌谣,对官府见不得人 的弊端进行了大胆的揭露与辛辣的嘲讽。对于官府来说,杨乃武有一支厉害的笔,又有举人的头衔,所以,政府归类时就把他归为“刺

杨乃武小白菜资料陈列馆。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资料陈列馆位于余杭镇西郊上湖村。当年二人的冤案一直惊动了慈禧。

儿头”一类中去。

小白菜,原名毕秀姑,浙江余杭人,因为平时喜欢穿一件绿色的衣服,系一条白色围裙,人又清秀,街坊给她起了个绰号叫“小白菜”,后嫁于死者葛品连。该年3月,葛品连与小白菜租住

了杨乃武的房屋。此间,葛品连在杨家打工,小白菜与杨乃武亦有接触。葛品连这个男人天生就有的自卑认为妻子给自己戴了绿帽子,但却没有证据。于是,他就 说给了自己的母亲听。母亲又把这件事向亲友说了,亲友又跟别人说了。于是居里巷间就传开了,成为当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不久,葛家就搬出了杨家。

刘锡彤若不是傻子,就知道陈湖是在胡说八道。因为此人向来和杨乃武有仇,两人虽然都是读书人,但陈湖的品德却不像一个读书人所有的。所以,他经常被杨乃武嘲笑。

但凡有点头脑的人听到这样一个人的话后,肯定是弃而不用的,但刘锡彤却大喜过望。原因就是,杨乃武总以举人的身份嘲笑他这位县太爷。

他马上开始调查,千方百计想要把杨乃武扯进来。于是,就有了下面的真实情况为他做冤案的证据。

就在案发的一个多月前,葛品连与小白菜因腌咸菜琐事发生争吵,这位勇猛的男人动手打了小白菜。小白菜剪了自己头发,吵闹要出家。实际上葛品连是因杨乃武 一事泄愤。此事自然也被人与杨乃武“联系”上了。过后,小两口恢复常态,葛品连每日照常出去打工。10月初7这日,葛品连感到身体不适,时冷时热。初9, 病情加重,医生诊断为霍乱,下午四时左右虽经医治但无效,

死亡。当葛家准备料理后事,到了初十夜里时,尸体渐渐腐败,口鼻内有淡血水流出来。葛家的一个亲属称:人死得这样快,蹊跷。葛母见死去的儿子脸色发青,疑是中毒致死。又联想到儿媳平时举止轻浮,更加怀疑了。于是就上演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刘锡彤得知了这一切后,立即将小白菜带回县衙审问。小白菜自然大呼冤枉。刘锡彤只好用刑,几次死去活来后,小白菜招供了。这份供词是在刘锡彤的引导下写出来,小白菜承认,与杨乃武通奸,并且在前几天买了砒霜害死了自己的丈夫。

刘锡彤立即传杨乃武到庭对质,杨乃武当时还不知道以后将要发生的事情,他以举人身份立而不跪,并职责刘县令是个白痴。刘锡彤无法用刑,马上于12日写报 告给上级请求革去杨乃武举人的功名。上面也马上就下来了革除杨乃武功名的批示。在此环节中,刘锡彤和上级的效率之高让他们自己都无法相信。

杨乃武再次被传讯,并且可以用刑。但杨乃武拒不招认。刘锡彤恼火非常,他用尽各种刑具让杨乃武招供,可惜徒劳。在这个时候,杨的堂弟杨恭治与詹氏的弟弟 詹善政闻知后,以杨乃武初五日正在南乡岳父家里除灵为由赴县衙为杨乃武辩白。刘锡彤提案质讯,小白菜畏刑,仍然照前供说。刘锡彤认为案情已查明,就写了案 情综合报告,其中假称银针已用皂角水洗过,验针明显呈青黑色。

一审就这样终结。

2.冤枉继续

同治12年10月19日,案子移交到杭州知府陈鲁这里。他翻阅原供,见杨乃武并未承认,就命令把全案人犯案卷解府复审。10月20日,杨乃武和小白菜、 葛品连的母亲等一干人等都被解送到杭州。刘锡彤亲自到杭州打点,解送杭州的原供都作了篡改。死者口鼻流血改为七窍流血;银针未用皂角水擦洗改为已用皂角水 擦洗;初5日给小白菜毒药改为初3日。

军功出身的陈鲁本就看不起读书人,另外,在他眼里,杨乃武本就不是个好东西,于是,审问刚刚开始,他先还没有问,就给杨乃武上大刑。小白菜因有供在先,不敢翻供。葛品连的母亲大概是实在受不了杨乃武的惨叫,立即说

在葛品连死时,见死得可疑,即盘问小白菜,小白菜说是杨乃武叫她下毒的。陈鲁赶紧又给杨乃武大刑,跪钉板、跪火砖、上夹棍,杨乃武几次昏死过去。一连几堂,杨书生实在熬刑不过,只得诬服,供称曾到小白菜家给她毒药。

陈鲁忽然来了劲,就问杨乃武毒药从何而来。杨乃武肯定不能说是幻想而得来的,于是,就胡说道:“初3日假称毒鼠,买得钱宝生药店内红砒霜四十枚铜钱,交给葛毕氏”。

陈鲁很高兴,就把案件退回余杭县补查砒霜出处。此时,刘锡彤估计钱宝生怕受连累不肯承认,就责成熟悉钱的训导章抡香写信给钱宝生,嘱咐其到案说明情况,不必害怕。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灵罗戒游戏下载

大战三国志私服

洛神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