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主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两年时间学到中工水平最缺的是经验【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4:41:33 阅读: 来源:主板厂家

▲刘泽恒(左一)和师傅聂潘在修车。

学徒:刘泽恒,22岁,在太原市某汽修厂工作师傅:聂潘学习工种:汽修

○职业介绍

汽车的维护、修理和调试人员。共设五个等级,分别为初级、中级、高级、技师和高级技师。工作可在室内可在室外,环境温度不定。对学习能力、动作协调性、手臂灵活性等要求较高。

刘泽恒是运城万荣人,2015年大专毕业后在省城小店区一家汽修厂工作。10月9日上午,记者在汽修厂里见到刘泽恒时,他正和其他工友洗车。“修好了车当然要给人家洗一下,反正这会儿也不忙。”刘泽恒笑着说,他已经在汽修厂干了两年时间了,但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记者面前的刘泽恒,身高1米85左右,头发浓密,穿着蓝色工装,工装上有明显的油渍,给人一种干活踏实、可靠的感觉。见记者盯着油渍看,他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们的工装平时都洗得很干净的,偶尔会不小心蹭上。”

刚到汽修厂时,他什么都不会

刘泽恒是在山西机电职业技术学院上的大专,学习的是汽车检测与维修专业,但是,“刚到汽修厂的时候,就和外行一样,对于汽修的一些专业术语和专业工具几乎都不了解。”刘泽恒说,虽然在学校里学的是汽修,也有实际操作课程,但真的干起活来,还是不一样,刚到汽修厂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起初,刘泽恒一直在重复一些简单的工作,“给汽车做保养时加点机油,师傅修车的时候递个工具,两三个月以后才慢慢开始上手修车。”现在,刘泽恒最忙的时候,和师傅一起一天能修15辆车,“快过年的时候,保养车的人比较多,真的是从早忙到晚。”“那你现在能达到什么水平?”记者有些好奇。刘泽恒稍微思索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应该算中工水平了吧,但感觉自己好像还差一点。”这两年里,他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能够独立干活了,此外,修理细节上做得也更好,“刚开始修车的时候,每次修完车,师傅聂潘都会提醒我拧紧螺丝、收好工具,现在师傅几乎不会提醒我了。”“那为什么还觉得自己是个学徒工呢?”记者疑惑。刘泽恒解释称,他觉得自己经验不足,还需要向师傅学习。“有些时候,车主把车交给我们,但我把自己知道的、可能造成的原因都排查后,还是找不到原因,但师傅却能立马说出问题可能出现在什么地方。这是我特别欠缺的,这个需要继续学习,关键是需要积累经验。”

师傅倾囊相授,徒弟用心学习

在很多人看来,学汽修是件很辛苦的事,但刘泽恒却有不同的看法,“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就不算辛苦。”刘泽恒告诉记者,自己当了半年学徒工后,曾因为辛苦退缩过,“不过很快就想通了,也开始对这一行感兴趣。”他能顺利度过这种心理状态,离不开师傅聂潘的悉心教导。刘泽恒说,来到汽修厂后,他和师傅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工作的时候师傅很严厉,生活中相对好一些。”刘泽恒说,他觉得师傅严厉,主要是在工作上的要求比较高。“从一开始认识工具,到每次修完车收拾工具,还有在干活时手怎么使劲,用多大的劲,师傅都会提醒我,”刘泽恒说,他开始动手修车时,师傅也会在一旁指导、监督,以免出现差错,“现在很少监督了,但修车是个技术活,也是个细活,出不得一点差错。”刘泽恒说,他算是一个比较细心的人,到现在为止只出过一次差错。去年冬天他给一辆家用轿车后车厢盖喷漆,因为把手部分在第一次喷漆的时候有些瑕疵,所以他需要把后车厢盖内的后盖板拿下来。“那个活儿我以前也干过,都没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就把盖板掰坏了。”刘泽恒说,换一块盖板可能需要两千元钱。“后来和师傅分析原因时,觉得可能因为盖板是塑料的,当时天气太冷,导致塑料板很脆,一下就掰坏了。”事情发生后,刘泽恒受到了批评,但在后来处理这类活儿的时候,他会特别小心。除了传授怎么修车,聂潘也会把自己积累的一些经验传授给刘泽恒。刘泽恒说,“我有什么不懂的、解决不了的问题,师傅都会告诉我,真的可以说是倾囊相授。”

很多东西要靠实践才能知道

有人说汽修虽然是一个技术活,但“钉是钉铆是铆”,只要把零件放对了位置就好了。刘泽恒否认了这种说法,“应该是理解了就简单,不理解就难。像发动机上有些小东西,比如说正时皮带,差一点可能就会有很大影响。”他给记者介绍,正时皮带是发动机配气系统的重要组成部门,通过与曲轴的连接,配合一定的传动比来保证进、排气时间的准确,“它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所以换的时候要特别小心,一定要调节对了才行。”刘泽恒说,“修车过程中用劲的大小也会产生不同的影响。”在刘泽恒看来,汽修还是个需要多动手、多了解的行业。他说自己虽然在学校里也学习过各种理论和技能,但动手才是最重要的。“动手的时候多了,见的多了,经验丰富了,动手才更有把握。”刘泽恒说,在实践中,不但能收获经验,而且能得到教训。去年冬天的事情,就是他学到的第一个教训。刘泽恒表示,对他来说,学汽修最难的是汽车电路方面,“学校里学的是单纯的电路知识,我不能灵活运用,很多东西还是要靠实践才能知道。”至于为什么毕业后没有去4S店,刘泽恒说,4S店里的员工福利、待遇可能要好一些,但车型单一,“在这里,什么车都能碰上。”刘泽恒说,虽然不同品牌的车发动机构造大同小异,但每一处不同,都是他要学习的。

3个徒弟里,师傅最看好他

刘泽恒的师傅聂潘,从事汽修行业已经10年了,曾经是某品牌4S店的高级技师。他对刘泽恒的评价很高,“相当可以!”他告诉记者,自己现在带了包括刘泽恒在内的3个徒弟,刘泽恒跟他的时间最久,“他勤奋、任劳任怨、细心、认真,就是欠缺经验。”比起另外两个徒弟来,刘泽恒表现是最好的。聂潘说,生活中的刘泽恒有些内向,平时话比较少,但工作起来就不一样了,只要遇到不懂的问题,就会主动请教,特别认真,所以他对刘泽恒的要求也高一点。“比如说同样的问题以前遇到过一次,如果再遇到,我暂时不会告诉他该怎么处理,只是站在旁边看他怎么办,他如果能想到,就说明没问题,如果想不到,我才会提醒他,”聂潘说,“干汽修这一行,特别需要悟性和记性。干过的活,最多两遍就必须要记住。”“那您觉得刘泽恒现在的技术水平如何了?”记者问道。聂潘说,从单纯干活来说,刘泽恒已经达到中级水平了,但经验欠缺会有些美中不足。对于师傅的评价,刘泽恒有点谦虚,直说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对于这点,聂潘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告诉记者,在他看来汽修这一行是一个需要不断学习的过程,他自己也不例外。“很多时候都是用仪器检测,以后可能会更普遍,仪器也会越来越多,这就需要学习呀。不过,虽然是用仪器检测,但仪器只能给出一个大概的范围,关键还要靠人工检查,才能找到真正的问题所在,所以技术过硬还是很必要的。”

本报记者 张梦莹

无双三国志

众矢之地九游版

荣耀舰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