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主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供养两大学生的拾荒父亲莫名死在北京护城河里

发布时间:2020-07-21 18:09:43 阅读: 来源:主板厂家

一个名叫王粪堆的中年男人死在北京的护城河里。他的身份证上就是写着这三个字,他的父亲曾希望这个贱名能够给他带来好运。当他自己也成为父亲后,他用更积极的手段来护佑自己的孩子———3年前,他的女儿考上了北京林业大学,王粪堆先于女儿来到这个大城市,靠拾荒供养女儿读书。

但半年前,在一次拾荒中,王粪堆和他的同乡被联防队员当成小偷,在追赶过程中,王粪堆意外消失。两天后,他的尸体浮在护城河中。

清晨溺水身亡

王粪堆,河南省上蔡县玉皇庙村一个农民真实的名字。北方农村有个风俗,穷人家给自己的孩子取个贱名,想着能容易养活,能长寿。比如“狗剩”“孬蛋”。父母们期望这样卑微的名字,能够帮助孩子躲过厄运。但3年前来北京拾荒的王粪堆没能躲过厄运。2007年8月6日,47岁的王粪堆的尸体在北京左安门桥旁的护城河里浮起,被警方打捞上来。

3名同乡刘联合、刘红旗、刘创业证明,此前的8月4日,几名联防队员持橡皮棍追赶他们和王粪堆。刘联合、刘红旗两人当场被抓,刘创业跳河逃走,王粪堆在护城河边莫名消失。联防队员追赶他们的原因是,王粪堆和3名同乡在经过护城河旁中铁六局的工地时,准备捡拾工地上废弃的钢筋条,对方以贼相视。没有人看到,王粪堆是怎么进到河里,也没人知道,事发前发生了什么。

王瑞环,北京林业大学三年级学生,作为父亲最疼爱的小女儿,从父亲出事那天起,她就开始寻找父亲死亡的真实原因。2005年,王瑞环考上了北京林业大学,王粪堆和老伴先于女儿来到北京,并靠拾荒供养女儿和考上平顶山工学院的大儿子。

到北京捡破烂

在到北京拾荒前,王粪堆一直呆在老家。虽然过着贫穷的生活,王粪堆却因子女而骄傲———他的3个孩子,有两个考上了大学。2003年,大儿子王俊青考上了平顶山工学院。两年后,小女儿王瑞环考上了北京林业大学。家里的开支越来越大。

逢年过节,看着在北京收破烂的老乡带钱回家,老婆田玉平也想出去试试。2005年春节过完,田玉平就跟王粪堆商量出去。“你行吗?”王粪堆问老婆。“别人行,我咋不行?不会我慢慢学,不能不让孩子吃饭。”田玉平说。“那你先去试试吧!”王粪堆守在家里忙农活和敬老院里的事。

2005年7月,王粪堆也来到北京,和老婆租住在南三环分钟寺9队停车场后一间小平房里,邻居都是像他们一样来北京捡破烂的外地人。每天,王粪堆骑着三轮车去收废品,田玉平到垃圾堆扒些能卖钱的破烂。田玉平说,一个月俩人能挣几百块钱,尽管不多,不过比呆在家里一分钱不挣要强。

供养两个大学生

上学以来,小女儿王瑞环从未让王粪堆失望过,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2005年,王瑞环超出重点线30分,考取北京林业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学院,学习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成为家里的第二个大学生。

一家有两个大学生,这个纪录在老家玉皇庙村只有两家。“自豪过后,回到家里还是啥都没有,也没有啥可自豪的。”田玉平说。女儿考上大学,就像麦收后的短暂喜悦,喜悦过后,还要面对地里长不出钱的茫然。先于女儿到北京后,夫妻俩为女儿在北京搭了个家。

2005年8月26日,王瑞环背着整个冬天的衣物,为省钱,不舍得坐火车,花50块钱坐了一天长途客车,从上蔡县党店镇坐到北京南四环肖村桥下车。“爸爸骑着三轮车来接我,车晚点,他在站上等了我4个多小时。”

王粪堆接过女儿的行李,放在三轮车上,骑车载着一路上对高楼大厦充满着好奇的女儿,绕过城市的一个个大街小巷,经过一片停车场,住进了他那间不到10平方米的小平房。这与王瑞环当初想的不一样:“房子又小又热。”

王粪堆租的小平房最多的时候挤过一家四口人。“妈妈和姐姐睡大床,床上搭了个上铺,哥哥睡上面,我在大床旁边支起来一块木板当床。爸爸去老乡那儿借宿。”王瑞环说。

怕丢人不去女儿学校

新的生活开始了。王瑞环在北京开始了崭新的大学生活,王粪堆在北京靠收废品供养一对上大学的儿女。

两年多来,王粪堆只去过女儿的学校两次。一次是送女儿去学校报到,帮女儿拉行李;一次是给女儿送助学贷款的证明材料。王瑞环曾邀请父母到自己的学校看看。母亲田玉平说:“我才不自己寒碜自己。”田玉平说,她和丈夫怕给女儿丢脸。

有希望的生活

王粪堆每天从牙缝里挤钱,供养儿女上大学。王瑞环说,在学校的生活费,一个月大概300块钱。田玉平说:“300块钱够我俩在北京吃一个月还绰绰有余。”她和王粪堆每天出去收废品,捡破烂,每顿饭都在家里吃,谁回来得早谁做。他们做饭很少买过菜。“到菜市场去捡菜叶子吃,有啥捡啥。”

大女儿王瑞敏说:“小时候,从没有穿过新衣服,大哥穿的是大姨家表哥的,我穿的是表姐的,我妹穿我舅家女儿剩下的,轮换着穿。”

女儿长大挣钱后开始知道孝敬父母。去年春节,王瑞敏在郑州给王粪堆买了一件新棉袄,花了200多元。“他一直不舍得穿,一直要退掉。”王瑞敏逼着父亲穿,王粪堆只在春节和家人逛龙潭公园时穿过一次,过完年,硬是找毛病说“肩太窄”,逼着女儿给拿回去退了。

来到北京,田玉平说,她和王粪堆只想着一件事:挣钱,供孩子上学。在田玉平眼里,两个人的日子,就像一件不断重复熨平的旧衣服:“也没有啥喜欢的事儿,我感觉都很平淡。从来没有想过我们将来会过什么生活,只想把孩子供养出来,等他们上班后会好过一些。”

无法探知的死亡真相

女儿还没有毕业,王粪堆突然死了。田玉平说:“8月4日清晨,王粪堆出去时,不到5点。”上午7点,王粪堆的手机还能打通。女儿王瑞环给他打了3次,听见里面很嘈杂,像是很多人,但不知道怎么回事。

8月6日,王粪堆的尸体浮现在护城河里。尸检报告显示:不排除王粪堆因溺水身亡。来到东铁营医院的太平间,家人看到了王粪堆,昔日有说有笑的父亲已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王粪堆是怎么死的?

从2007年8月7日到8月25日,王俊青和叔叔王坷垃、妹妹,一趟趟去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查询调查结果。没有目击证人,尸检报告没有外伤,警方不予立案。

2007年10月31日,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再次做出尸体鉴定结论:“王粪堆符合溺死”,不予立案。当天,家属不服,申请复议。

在王粪堆出事的护城河边,装有摄像探头,家人曾经把真相寄望于此。2007年8月20日,王瑞环和哥哥向丰台公安分局申请提取录像资料,得到的回复是,“探头是北京为迎接奥运新装的,还未来得及接电。”8月28日下午,事发现场的3个探头全部被拆除。王粪堆是怎么死的?直到现在,这仍然是个谜。除了他的家人,很少有人关心这个谜底。

2007年最后一天,女儿王瑞环从丰台公安分局领回一张复议决定书,复议并没有给王瑞环带来一点欣喜,结论仍维持原决定:“认为没有犯罪事实发生,原不予立案决定正确。”据《京华时报》

海口面部填充医院

成都植发医院

杭州隆鼻医院

南昌隆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