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主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大学业会商制度的利与弊

发布时间:2020-07-13 18:07:58 阅读: 来源:主板厂家

瓜田推荐辞:五月份以来,我也听说北大传出动不动就要跟学生“会商”一下的消息。我一直不大相信,以为是谣传。这怎么可能呢?这是北大呀!可不少人批评之后,北大也没有辟谣,也许就是真的了,虽然我还是不大敢相信。不过能想出“会商”两字,还是太有才了,不是“批评”,也不是“训斥”,甚至不是“思想工作”,就是“会商”一下,有点像平等的谈判?太人性化了。只是“会商”的十个内容,有点不好懂。作者点出了大学衙门化的要害:衙门里的官,是要规避风险的。学生有多大创新成就,不是他们的功劳,但出了事就是他们的过错。

有个23岁的清华大学学生,在图书馆里写了一个“重口味”的故事:儿子跟后妈乱伦,同母异父的兄妹之间乱伦……你说这学生是不是“思想偏激”?

这个学生叫曹禺,那个故事叫《雷雨》。他挺幸运,没有活到如今的北大校园,不然,他将因为“思想偏激”受到校方“学业会商”,可能得交待一下:他哪来这么多龌龊的思想?为什么他这么仇富?他有没有下一步行动?

原来,据《西安晚报》报道,今年5月以后,北京大学将在全校推广对十类“重点学生”进行“学业会商”的制度。这十类学生是指:学业困难、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经济贫困、学籍异动、生活独立、网络成瘾、就业困难、罹患重大疾病、受到违纪处分的学生。北大学工部副部长査晶特别表示:除学业有困难的学生需要会商,一些学生经常夸大学校工作的一些细微漏洞,比如“动不动因为食堂饭菜涨两毛钱就批评学校”,也要成为会商对象。

偌大一个北大,连食堂涨价都批评不得了。校方表示:会商制度是主要针对学业有困难的学生,那么何以要“搂草打兔子”,把“思想偏激”的学生一并作为管治对象?更有意思的是,“生活独立”也是一项罪名。难道北大的教育目标是让学生生活不能独立?表面上是针对“生活独立”,实际的靶子是“思想独立”吧?这叫提出“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蔡元培校长情何以堪?他只能默然含泪,说一句:学工部强大!

没有思想的自由,就没有创新,没有对所谓“偏激”的宽容,就不可能有自由的思想。为“少数派”提供一个自由宽松的空间,能为全世界带来创新的惊喜;但如果桎梏之,阉割之,扭曲之,只会把天才弄成庸才。如今全球最牛的社交网站Facebook,其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在大学里做这个网站的初衷,只是想搞一个泡妞的平台,方便宿舍之间联系。扎同学如果在中国大学里搞Facebook,如此低级庸俗,铁定“非死不可”。

再举个北大的例子。北大里与季羡林先生并称为国学大师的张中行,做大学生时就和17岁的北漂杨沫——也就是后来《青春之歌》的作者——同居了,并生下女儿。张大师的学问成就,未必与当年的少年不羁有关;但一个不许学生抱怨两句“食堂又涨价”的大学,铁定培养不出大师。古诗有云:“斧斤所赦今参天”,今日北大校方的“会商”不知会砍掉多少本该参天的大树。

其次,这次北大的“偏激门”,突显了大学的衙门化。这次的“会商制度”直接管到学生的“思想”上,伤及北大自由办学的灵魂,却是校内的衙门——学工部提出来的。可见,教授治校、学术独立神马的,都是浮云,学工部才是王道。

大学的行政开眼角疼吗化、衙门化,让大学里的“官员”变成风险规避者,说白了:学生有多大创新成就,不是他们的功劳,但出了事就是他们的过错。所以,如今虽然十个大学里九个半把“创新求实”什么的作为校训,可没几个大学的“官员”希望学生整出“妖蛾子”,给自己惹麻烦。以后不要说有什么行动,就是仅仅在思想上“偏激”,也要被校方“会商”一下。

“人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在一个不宽容、没有异端的权利、整齐划一的时代里,只能产生金字塔、兵马俑,唯独产生不了伟大的思想,以及独立的人格。

容不得“偏激者”的北大,还是那个国人共同景仰的思想家园吗?试问今日之北大,竟是谁人之天下?(文:沈彬 原载2011年3月28日《东方早报》)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北大的出发点该是好的,是想在教育过程中纠正那些心理有偏差的学生。只是“会商”的提出却是像霸王条款一样杀掉了所有的思想跳跃。北大最宝贵的是“自由独立,兼容并蓄”的精神。“会商”制度明显的是会和北大一直崇尚的以人为本的自由独立相悖的。这样的制度对于北大这个百年引领文化的高校真是种讽刺。——杨文

倒是第一次看到这则消息,比较惊讶,更惊讶于【生活独立】何以列入此列?对于这个制度,其实我从读完又思考完毕后到现在还是挺不理解的。——李斐

北大的会商制度中的“学业困难、网络成瘾、经济贫困”的出发点是好的,现在大学生堕落的不在少数,有人能够及时提醒你改过自新也是好的,只是会商制度当中的某些分类却让人觉得会商制度是在扼杀思想,与北大“兼容并包”的精神相违背。——程鹏丽

大学应该是一自由、张扬个性的地方,不应该有那么多条条框框,需要给学生更广阔的空间自由创造发挥各自的才能。北大的这个“学业会商”制度有点专政的意味,食堂涨价,学生抱怨两句有什么错啊!这是北大的一种倒退,该管的就管,不该管的就别管!凡事尽量让学生自己解决。——张欢

看完这篇文章,想起清华的才女蒋方舟的《给清华大学的一封信》,里面很不合时宜地在清华百年校庆之际批评清华大学校园风气,如果清华也要像北大这样学业会商,那么蒋方舟估计很难幸免。很早就有人说过,北大已经不再是北大,没有蔡元培那时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而我更认为不仅仅是北大,全中国的大学都不是兼容并包、思想自由了,现在的教育目标就是培养那些符合正统价值体系的三好学生,爱校、爱国、爱党,只赞扬不批评,难怪韩寒被那些学者批的一塌糊涂,而百姓却认为韩寒是一个社会良心。——高欣婷

北大如此历史悠久的名校,怎会设立如此弱智的制度?思想是人的灵魂,是会飞的翅膀,怎可以被束缚?社会尚且倡导思想自由,何况培养人才的学校?——汪兰

我没觉得这个是坏事,这个和食堂事件毫无关系。大学需要人文关怀,难道没有人文关怀就是自由吗?这件事情,至少出发点是好的;而且不赞成这个出发点,肯定是错的。至于北大能做到什么样,我们只有观望了。——马超

福州哪里治疗白癜风

北大真是越来越堕落了,幸好我当年没考上,要不然我得为她感到多么大的耻辱啊!一个以培养“寄生虫”为目标的学校,还可以称之为学校吗?——龙在天

北大的事,如果北大的人都弄不明白,我也就不瞎操这份心了。——笔笔的笔

北大的“会商制度”直接管理到学生的“思想”上,难不成是想把所有学生都变成机器人?龙应台就教导学生应该有特立独行的思想,也应该叛逆些,如果每个学生都循规蹈矩,不“造反”,那么这个学校也是没有希望的。相对于北大而言,至少我觉得我的大学辽大表现得还是不错的。我们曾经在学校食堂涨价的风潮下大肆罢餐,更是有甚者提出就算买超市方便面囤积也不愿去吃涨价的那几家,还有某学生写涨价大字报贴在食堂门口,尽管最后被撕,但至少结果是不错的。食堂还是妥协,回落到原来饭价。——胡倩

北大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思想自由的北大了,而我们还是那些崇尚自由的人。对于充满官僚气息的北大,身为一介平民的我们又能如何?况且我这一辈子已经与北大无缘,他们的事就随他们去吧。——李特

我觉得“心理脆弱”和“生活独立”就不需要受到学工部的关怀了,其他的都是处理方式是否得当的问题。若此项制度走向思想管制,禁锢自由的道路,那北大的精神在面子上首先就毁了。——杨弼麟

学业会商有利于分类针对性的解决某个比较特殊的问题群体;与此同时它会不会成为学生分等级以及这些学生的心理影响的罪魁祸首,需要有更好的方法制度进行保障;出发点很好,过程科学,结果才会健康。大学生思想活跃,创新意识强,但也经验欠缺,实践能力相对薄弱,需要学校、管理部门乃至社会给予很好的帮助并给予科学合理的建议,帮助会商制度更加科学合理,成为推动大学进步的又一新兴力量!——倪卫校

大学应该转变思路,不是如何管理好学生,而是拥有更大更广阔的理想,在一个大的理想下面,学生的问题将变得非常之小。——小王

问题的关键是:谁有权来评价一种思想是不是偏激?谁有权来判定一种思想是不是合理?如果行政部门自认为掌握了这种评价和判断的标尺,那就无疑是默许了一部分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排除异己,这是思想上的不宽容,无论出发点如何良好,最后只能得到扭曲的结果,即让思想匍匐于权利的脚下。这才是真正的可悲。——西铭

纠正学生的不良嗜好或习惯是好的,会商制度的出发点也是好的。但是却违背了蔡元培当年提出的“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精神;思想是自由的,试图采取对“思想偏激”的学生进行“思想会商”,在思想上更趋向于对思想的统一和固定,这也不符合人类的天性;再者,校园本身就是一个个性、才华、技能多元化的舞台,任其自由大胆发挥,教育出来的未必是偏才,怪才。所以说帮助学生更好的发展这一想法可取,比如帮助那些缺乏自信的人找到自信。关键是采取怎样的方式既不约束学生的发展,而且使其得到良好的帮助。——刘鹏飞

沈先生说的对,大学的行政化、衙门化,让大学里的“官员”变成风险规避者,说白了:学生有多大创新成就,不是他们的功劳,但出了事就是他们的过错。实际上,自从大学学费开始上涨后,大多数大学几成了贩卖文凭的机构,一手交钱,一手发毕业证。反正大家都在向钱看,包括一些政府职能部门,有权就可以捞钱,大学这样做,谁又能指责什么?钱老之问,作为大学,是不好回答,不便回答的。今日的北大已经不是昔日的北大了,北大的精神可能要到中国科技大学里去寻找,到新成立的南方科技大学里去寻找。——栗彦卿

北大从来不是神,它仅仅是一件衣服,而且不是谁都能穿出“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气质的。哀哉!意识形态控制之类的话北大比我们懂的!——小迷

“学业会商”与大师的“放荡不羁”有矛盾,但不能简单的评论是好是坏。为人放荡过了是陋习,但是以放荡的方式暗喻现实,就有现实意义。——严颜

学工部威武!有时候,其实是挺奇怪的,那么特立独行的人,往往就是成功人士,学者、作家、诗人、各种家。而那些很乖的人、没有偏激行为的人就那么平庸了一辈子,一点名声都没有、一点成功都没有、没有半点千秋万代的可能。学校,一方面要培养优秀的人才,希望出越多的名人越好,一方面又希望自己学生都是乖乖的,没有那么多奇形怪状的学生出现,真是怎一个愁字了得啊!只希望,怪才们能顶得住“学业会商”的压力,依旧完满的去发挥自己的才气。——潘昕妙

白银定做工作服

济宁订做职业装

阜新设计职业装

淮南设计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