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主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初发来讲鬼故事之qq诡事七天篇[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2:44 阅读: 来源:主板厂家

午夜是一天最无聊的时刻。

我每天在这个时候都会照常的打开电脑,照常打开qq,看着qq上的留言,然后回留言,然后退下qq,睡觉。

有时候说这种生活没节奏也不规律,可是在这个社会哪里还找啥规律,尽自己小时候,每天晚上九点就躺在床上的幸福日子,就仿佛一场梦,一场至今还不想醒来的梦。

不然周杰伦也不会唱着回到过去了,不是吗?

一进入社会,本来没有的压力一下子就全都往身上来。

如果没有qq这个心灵慰籍,怕是连发句牢骚都得张着口吧。

我的好友从毕业到现在一直保持着43位。

从以前到现在,这些都算是我曾经最聊的开玩的来的伙伴了吧。

有时候日子再风风火火过,也必然会黯淡下来,聊着聊着,大家也就很少聊天,自己每天都等待着那四十三位仁兄随便哪一位能够静心和我聊句话就好了,可是一切都是奢侈。

“滴滴!”

“你好,附近鬼魂网加你为好友。”

我一愣神,试着打开鬼魂网的资料,结果才发现整个资料板上全是空的。

我点了同意。

“你好,你是?”

“重要么?”那边的鬼魂网答道。

“这个……”我熟练地敲响了键盘。

“认识与不认识都是一样,这只是你的好奇心在作怪。”

“哦,是吗?”我敲完了那句话便安心地跑去睡觉了。

第二天的晚上十点的时候,我早早打开qq,发现里面的好友列表里依旧是空荡荡的43人。

孤零零地沉睡在某个角落,没有人发信息。

我苦笑了一下,难道这鬼魂网把我拉黑了么?

我叹了口气,刚要把qq给退了,只听见“滴滴”!

“你来了,初发。”

我登时就是一愣,你怎么能突然间出现,并且知道我叫初发。

我细瞧一下,44位好友。

难道她把我拉黑后再拖到好友那里去?

她是不是很无聊啊?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干嘛叹气?”鬼魂网回了一句。

我陡然间一愣,然后便是冷汗直飙,她,她是怎么知道我现在在叹气的?

“你不要问为什么,每个人都有些潜在的罪恶性,只是有没有表现出来,表现得明显不明显罢了。”

“你知道我有什么罪恶性么?”

“你的罪恶性?”里面的鬼魂网打了一个狡黠的笑脸,“你不是要把家里那只黑猫给杀掉很久了么?你的本质里讨厌猫,更加讨厌黑猫,不是吗?”

“咦?”我急速地敲打了一个字。

“你知道,我也知道。”

我看了她打了这么一行字有点发火,“你以为你是神?”

“我不是神,但是我是鬼!”

我没有再和她聊下去。

第三天。

“初发你来了?”

>>

我盯着电脑屏幕,看了看四周。

这鬼魂网该不会是黑客吧,怎么把我摸得一清二楚,就连我上qq,她都知道?

“你把你家的猫给宰了是吧?”她又发出一个怪异莫名的笑脸。

我发了一个“嗯”,我也确实真的把自己家里的那只猫给宰了。

“这就是你潜藏的罪恶。”

“我……”

“你现在有点恨隔壁家那个叫颖祯的那个小女孩是吧?”

“嗯?”我的手有点抖,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鬼!”

对面又打来了一个笑脸,我苦涩地笑了笑。

说来杀死那只猫也其实是个意外,你真以为你是神?可以控制我的一切?不可能!

我望了望窗户外面。

“外面的月光冷吧?”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对我所做的一切一清二楚?”

“因为我是鬼,我就在你的身边,你看不见我?但是我却看得见你。”那个鬼魂网打出一段骇人的文字。

“是……是吗?”我感觉我的手,跟着我的感觉,开始有了些不镇定的因素。

“我能见见你么?”

“等第七天吧,我让你见到我的。”

“为什么是七天?”

“因为那一天是我的头七!”

这一次qq是被她挂断的。

等我再问她缘由的时候,她却再也没有回我。

第四天,我把花盆打碎了。

那花盆从我的楼上掉了下去,间接地砸死了那个住在我家隔壁的小女孩颖祯。

她死的时候,眼睛很惊讶,脑袋的血也流了很多。

整个人犹如一堆烂肉瘫在了那地上。

我很惊讶,那个鬼魂网的话让我有点开始毛骨悚然。

“初发,你潜藏的罪恶杀了她!”那个鬼魂网敲开一段文字。

“不,不是的!”我极力地摇摇头,但是她或许连正眼也不想瞧我一眼。

她没有在说。

死一般沉寂地过了该死的第四天。

第五天的晚上,我隐隐约约听到门口有一个女孩在门口嚷着:“你为什么要砸死我?为什么?”

而随后就是一声凄厉的猫叫声,那难道是我家的猫?

窗户口随处闪动着怪异的光芒,我急忙走着过去,拉上了窗帘,我第一天没有上网。

那天,我整整地坐在电脑前发呆。

风吹动了窗帘,我隐隐约约地在那电脑屏幕上看到了两个黑影。

我扭过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除了那被风吹动的帘子。

我的心有点寒,感觉就像有一个人正站在我的面前,我却看不到一样。

但是她的气息已经在我的屋子里蔓延。

第六天,是距离第七天的前一天的。

隔壁家的小女孩出殡了,很安详。

她的瞳孔里没有任何一丝杂色,只有这一刻我才是最喜欢她的,恨不得往她尸体的脸上亲一口。

>>

潜藏的罪恶。

犹如一把磨砺的尖刀,屠割着人的心脏。

我再次打开电脑。

十一点五十五分。

这是我又一次午夜打开了电脑。

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却没有过来谴责我,至少我也该负点责任,是的,可是没有。

我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庆幸。

“你来了?”

“是的,我来了!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

“我说的是第七天,现在第六天。”

“嗯,不过过了十二点就是第七天了。”我快速地敲打着键盘。

十二点。

“你确认要见见我?”

“是的!”我狠狠地打了个感叹号。

电脑荧幕的深处好像多了一条沟渠。

有一个身影缓缓向我走过来。

一步步的。

“啊!”午夜时分异常的安静。

次日。

“唉,这个作家初发死了几天啦?怎么这么臭?”

“第七天。”

在人群中有一个人笑了笑说道。

而那个人谁也没看到,谁也没听到,因为那个人正是我!

黄初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